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帝子那岐
    自古人类绝世强者死后,往往会留下秘藏传承,待有缘人来继承。

    而至于那些绝世强者的【武极天下】尸骨,往往埋葬在一些无人知晓的【武极天下】地方,或者干脆自我毁灭,因为绝世强者的【武极天下】尸体本身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这些绝世强者,哪一个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吞服天材地宝无数,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血肉精华都堪比天地奇珍,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骨骼经络,都铭刻了道纹和法则符印,挖出来参悟,都是【武极天下】价值不次于混沌石刻的【武极天下】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原因,这些绝世强者一般不会将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尸骨埋在显眼的【武极天下】墓地中,避免自己死后尸骨被人挖出来炼器炼丹,或者当成传承供人参悟。

    也只有普陀山,宗门存在了三十六亿年,底蕴深厚到不可想象,他们有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底气,将尸骨安放在臧佛塔之中,一样可以妥善保存,让塔中高僧安息长眠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这些塔中的【武极天下】佛骨舍利,都是【武极天下】宝物中的【武极天下】宝物。

    随着林铭不断的【武极天下】靠近塔林,林铭隐隐的【武极天下】听到天地间仿佛有隐隐约约的【武极天下】佛音在回响,一道道金光灿灿的【武极天下】佛文,在空中飘荡,汇聚成种种神妙。

    这一刻,林铭感觉自己全身的【武极天下】血液、真元都沸腾起来,心脏也随着佛文的【武极天下】流转而跳动。

    嗡嗡嗡——

    鸿蒙战灵震颤,林铭感觉全身心的【武极天下】意志都得到了洗礼。

    三十丈!

    二十丈!

    十丈!

    林铭终于走到了塔林的【武极天下】跟前,活着的【武极天下】天尊。尚能掩饰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气息,战灵也容纳在精神之海中,蛰伏不出,比如神梦天尊,给人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完全如凡人女子一般。

    而死去的【武极天下】天尊,一切便回归自然,意志不够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,根本承受不住臧佛塔意志的【武极天下】冲刷。

    林铭来到第一座臧佛塔之下,这座佛塔有八层高,在佛教中。佛塔最原始的【武极天下】作用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墓冢。用来安葬高僧的【武极天下】遗骨和舍利。

    这座塔的【武极天下】塔门,是【武极天下】打开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林铭深深的【武极天下】一拜之后,走入佛塔之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在这佛塔的【武极天下】正中央。供奉着一颗舍利。这枚舍利呈椭圆形。扁而宽,与林铭印象里的【武极天下】舍利有很大的【武极天下】不同。

    高僧的【武极天下】遗骨,一般被葬在塔下地宫之中。而这枚舍利,竟然直接放在一层大厅,也没有玉盒封装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低头望去,在舍利之下,有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“阿仁王,生于大劫历八亿年,普陀山主持,天尊修为,六岁出家,聪慧过人,过目不忘,日颂佛经三百部,二十岁前不曾习武,一朝得悟佛法,天空降下普渡之光,阿仁王肉身涅槃,重凝佛体,命陨立成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一行行的【武极天下】看下去,看到这里,心中惊愕无比,石碑上记载阿仁王一直到二十岁都没有学习任何武道功法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参悟佛法,肉身就涅槃碎解了,接下来重新凝聚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佛体,也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修成命陨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【武极天下】真的【武极天下】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那佛门也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再往下看,石碑记载的【武极天下】都是【武极天下】阿仁王的【武极天下】生平成就,除此之外,石碑下面还有一句话:“若吾所传无谬者,当使焚身之后而舌不灿烂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一共十八个字,笔锋宁静温和,看起来是【武极天下】漂亮的【武极天下】楷书,但却散发着一股让人敬畏的【武极天下】气势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看一眼,便有一种欲顶礼膜拜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,仿佛全身心都得到了洗礼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只有当初林铭在万古魔坑中看混元天尊留下的【武极天下】那句“浩浩星河谁为主,万古青史我来书”能够比拟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句话,出自阿仁王之手,看话中的【武极天下】意思,应该是【武极天下】阿仁王的【武极天下】遗言。”

    林铭这样想着,这句话的【武极天下】意思是【武极天下】:如果我所传经典没有错误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那么就让我在肉身圆寂,火焰焚身之时,让我的【武极天下】舌头,不要被火焰烧毁。

    普陀山焚烧高僧遗骨所用的【武极天下】火焰可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一般的【武极天下】火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九重意境齐全的【武极天下】神火,聚元体系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,一旦身死,元气消散,剩下的【武极天下】灵体根本经受不住神火的【武极天下】灼烧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偏偏,这些佛道高僧,却能在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火焰中留下舍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铭心中一动,抬头向佛塔中央的【武极天下】舍利望去,仔细看,这枚扁平的【武极天下】舍利看起来正像一根舌头。

    “阿仁王圆寂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舌头却留了下来,化成舍利,当真应了他那句话——若吾所传无谬者,当使焚身之后而舌不灿烂。”

    林铭看着这枚舍利,心中震撼无言,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高僧不知龗道达到了怎样的【武极天下】境界,应该比大自在佛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吧。

    林铭继续看下去,发现在石碑后面,还有一段经文。

    这段经文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武功心法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一段纯粹的【武极天下】佛经,林铭怀着虔诚的【武极天下】态度,从头到尾读完了。

    静心品悟,别有一番意境。

    林铭阿仁王的【武极天下】臧佛塔中呆了足足三天时间,这才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走向了下一座臧佛塔。

    这座臧佛塔同样有一座石碑,上书:“鸠摩耶,生于大劫历十亿八千万年,三岁剃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劫历十亿九千万年圆寂,死后骨灰分成四万八千份,每份骨灰融入佛塔塔砖之中,与臧佛塔融为一体,宝塔通灵,无人祭炼,自成天尊灵宝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一行行的【武极天下】仔细看下去,鸠摩耶大师同样留下了遗言,“戒忍一生,心如明镜,吾身归去之日,吾心留予众生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一份遗言,林铭也是【武极天下】别有感悟,肉身火化涅槃之时,将明镜一般的【武极天下】佛心,留给众生,这鸠摩耶大师的【武极天下】成就,不必阿仁王差。

    他在鸠摩耶的【武极天下】臧佛塔之中,又呆满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继续下一座臧佛塔,时间一天一天的【武极天下】流逝,林铭看过一个个佛教高僧的【武极天下】生平,体会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,承受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意志洗礼。

    这期间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修为增长并不多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他的【武极天下】灵魂却仿佛在蜕变升华,鸿蒙战灵也愈发苍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林铭感悟臧佛塔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在辉光界,却依旧是【武极天下】血雨腥风,厮杀无数。

    诸多年轻俊杰,蜂拥而至的【武极天下】前往辉光界,在这生与死的【武极天下】战场历练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人,在生死边缘突破,修为大涨,甚至还得到了诸多死者的【武极天下】宝物,获悉了对方的【武极天下】秘密,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却在此地身死,灰飞烟灭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一个名字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那就是【武极天下】——帝子那岐!

    神变后期修为,可战圣主!

    最弱的【武极天下】圣主,他甚至可以击杀,遇到较强的【武极天下】圣主,他也有办法保命。

    如此天赋,实在骇人听闻,要知龗道,辉光界出手的【武极天下】人族和圣族,最高也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圣主修为,也就是【武极天下】说,帝子那岐,在辉光界战场中很难遇到威胁他生命的【武极天下】对手。

    许多针对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围剿,都宣告失败,甚至有一次,十多个人族强者咽不下这口气,想要联手杀死那岐,壮人族声势,同时为自己扬名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后来,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围剿不但没有成功,反而被那岐反杀了五人,惨败而归!

    此战,那岐名声大震,在那岐身边,还有一个羽衣女子,一个黑瘦青年,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实力虽然不如那岐,但也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一般神君境顶峰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,遇到他们,根本不敌!

    “听说帝子那岐是【武极天下】圣族第一会武的【武极天下】第一名!”

    “不错,那岐跟林铭、小魔仙、冰梦他们几乎是【武极天下】同一批的【武极天下】,也算是【武极天下】巧合了,传闻因为大劫的【武极天下】原因,圣族那一届第一会武也是【武极天下】百花齐放,高手众多!而这个那岐,更是【武极天下】圣族真神造化圣皇的【武极天下】亲传弟子,这帝子的【武极天下】封号,也是【武极天下】造化圣皇恰疚浼天下】鬃苑庀吕吹摹疚浼天下】,那可是【武极天下】真神呀!”

    在辉光界战场上,几个人类武者在讨论着那岐。

    真神弟子的【武极天下】名头,确实让人望尘莫及,毕竟他们当中大多数人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普通圣地的【武极天下】天才,跟真神弟子差了四五个级别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造化圣子已经销声匿迹,因为人类和圣族的【武极天下】契约,人族根本不允许造化圣子出手,否则就破坏了辉光界战场的【武极天下】平衡,而圣族也答应了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于是【武极天下】,比造化圣子年轻一些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天赋不逊色多少的【武极天下】那岐横空出世,在辉光界战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!

    这让很多人族天才都战战兢兢,就怕遇到那岐,以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实力,碰到那岐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死字,而且死得毫无悬念,毫无价值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【武极天下】那岐,那岐身边跟着的【武极天下】羽衣女子和那个长得像竹竿一样的【武极天下】家伙,也是【武极天下】圣族第一会武的【武极天下】前十名,同样出身真神圣地!我们遇到他们,有都远跑多远。”

    “为龗什么圣族第一会武的【武极天下】前几名,都来了辉光界战场,我们人族的【武极天下】第一会武天才,却连影子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是【武极天下】啊!他们都在干什么,闭关吗?闭关怎么比的【武极天下】过战场上生死厮杀成长快?难道因为害怕,不敢来?”

    不知龗道是【武极天下】谁说了一句,很多人顿时对说话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有人立刻反驳,人族和圣族是【武极天下】死敌,这种时候哪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虽然话不让说,还是【武极天下】有人心中隐隐的【武极天下】觉得,人族的【武极天下】第一会武天才,是【武极天下】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害怕了那岐几人,不敢在辉光界出现,毕竟一方是【武极天下】天尊传人,一方是【武极天下】真神传人,差了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话,听说龙牙、行痴等人,已经进入辉光界了。冰梦似乎是【武极天下】与神梦天尊进入某种秘境中了,短时间内不能出来,林铭不知龗道是【武极天下】怎么回事,他好像还在普陀山闭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