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不过如此
    绝壁崖,顾名思义,它是【武极天下】耸立在大荒外围的【武极天下】一道绝壁。

    这道绝壁,有三十六里高,绝壁光滑如镜,没有一丝起伏。

    绝壁之上唯一的【武极天下】粗糙之处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些强者留下的【武极天下】痕迹。

    想要在绝壁崖上留下痕迹,绝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修为高就能做到的【武极天下】,而必须是【武极天下】人杰中的【武极天下】人杰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夜晚,天空中银月高悬,遥望绝壁崖,镜壁反射出淡淡的【武极天下】月辉,如银纱笼罩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这是【武极天下】大荒的【武极天下】重要一站,因为绝壁崖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处奇地,会散发出淡淡的【武极天下】威压和大帝的【武极天下】气息,以至于凶兽都不敢靠近,所以哪怕很多武者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冲着绝壁崖来的【武极天下】,也会在这里歇脚,调整状态。

    这里算是【武极天下】大荒中少数的【武极天下】几个安全之地。

    “哈龗哈,终于到绝壁崖了。”

    独羽妖王嘿嘿一笑,“这绝壁崖是【武极天下】大荒的【武极天下】神物,据说也与修罗路主人有些关系,能在绝壁崖上刻下印记,会得到一丝帝者气运,对日后的【武极天下】成长,都会有相当的【武极天下】好处。小师妹,我们来这里,定要留下一个深深的【武极天下】印记,流芳万古。”

    独羽妖王说话间,正要展开身法飞向绝壁崖,却被林铭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干什么?”独羽妖王皱了皱眉,看向林铭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们还是【武极天下】易容一番比较好,虽然你之前说过你们的【武极天下】行踪无人知晓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这绝壁崖既然是【武极天下】修罗路新人俊杰常见的【武极天下】试炼地。那么也许有埋伏呢?人多眼杂,你们也许会被一些有心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小魔仙没有跟林铭提起他们为龗什么被人追杀,林铭也没问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他已经猜到了大概。

    “易容,你会?”

    小魔仙心中一动,瞪大一双眼睛瞟向林铭,如黑宝石一般明亮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。

    看到小魔仙眼睛中闪过的【武极天下】那一丝神采,林铭不不觉间有些尴尬,他知龗道,小魔仙多半是【武极天下】猜到一些了。至少她已经怀疑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眼看着小魔仙足足盯了自己足足十息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。林铭有些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而在小魔仙身旁,独羽妖王心中却满是【武极天下】醋意,他这个小师妹平时虽然不排斥异性,但从来不会对谁流露出很感兴趣的【武极天下】神色。眼前这个林澜剑。长相普通。出身普通,到底凭什么能吸引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师妹?

    “我看你,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小魔仙眨动着眼睛。目光依旧没离开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脸。

    “哦?是【武极天下】你朋友吗?”林铭有些尴尬,其实他本来就没打算刻意小魔仙,不过小魔仙这人给人感觉不怎么靠谱,再加上对自己有敌意的【武极天下】独羽妖王也在,他当然不会说出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朋友呢,见面不打起来就不错了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我可能……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小魔仙嘻嘻笑着,露出那对可爱的【武极天下】虎牙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林铭哑然,他不知龗道小魔仙是【武极天下】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在说笑,不过看起来小魔仙依旧对神域第一会武输给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【武极天下】插曲过去,林铭还是【武极天下】为小魔仙和独羽妖王易了容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脱胎换骨诀本身是【武极天下】一种精神幻术,同样可以作用于别人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只能改变容貌,不能改变灵魂气息,瞒不过大界界王。

    然而林铭相信作为一城之主的【武极天下】界王不可能亲自出马,到处蹲点等着小魔仙。

    来到绝壁崖之下,林铭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三四波人。

    修罗路那么大,绝壁崖却只有这一处,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来绝壁崖留名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个绝壁崖留名的【武极天下】任务很普遍,不过真正能做下来的【武极天下】,却没几个。”

    在绝壁崖之下,有武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,什么叫很普遍?这绝壁崖留名可是【武极天下】稀有任务,很多人连任务徽章都拿不到,能拿到徽章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都是【武极天下】有些本事的【武极天下】狠人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修罗路太大,所以才会每天都有人来此,给人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是【武极天下】这任务很普遍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【武极天下】人杰,也未必能留下印记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一边说着,一边仰头看着这高高的【武极天下】绝壁崖,却没有人动手。

    毕竟机会只有一次,失败了就没了,如果没做好准备就贸然动手,一旦没有发挥好,那就白白浪费了一枚任务徽章了。

    林铭仔细观察,发现这三十六里高的【武极天下】绝壁崖上,虽然留下成千上万的【武极天下】痕迹,但其实同样的【武极天下】痕迹,彼此间也相差极大。

    有的【武极天下】痕迹刻得深,有的【武极天下】痕迹刻得浅,有的【武极天下】人写下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名字,也有人留下了阵纹符号,不同痕迹之间,最大的【武极天下】差别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刻下的【武极天下】高度不同。

    在绝壁崖之上,越往高处,痕迹就越少,到了最上部,有一块紫色的【武极天下】巨大圆形石头,这圆石上的【武极天下】痕迹就更少了,而且每一个痕迹,都流露出让人心惊的【武极天下】气息。

    “那紫色圆石是【武极天下】什么?”

    林铭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魂白,战意勃勃,跃跃欲试的【武极天下】独羽妖王就开口问路人了。

    被问的【武极天下】人有些不耐烦,“那是【武极天下】帝刻石,你不知龗道?帝刻石就镶嵌在绝壁崖上,要是【武极天下】能在帝刻石上刻下印记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会得到额外的【武极天下】奖励,不过在绝壁崖上留印记已经很难了,在帝刻石上留下印记比前者还要难十倍,凡人根本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那路人这样一说,林铭愣了一下,他记得他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物内容是【武极天下】:“绝壁崖,帝刻石留名。”

    任务说的【武极天下】是【武极天下】帝刻石,而不是【武极天下】绝壁崖,这修罗路还真是【武极天下】看得起自己,这还叫碧魂级任务么?

    林铭抬头看向帝刻石,上面只有几十个印记,有剑痕、刀痕、拳印、枪孔等等,各种印记。都蕴含着一丝法则气息,而且看起来十分古老,似乎经历了极为悠久的【武极天下】岁月。

    “只有几十个印记?难道修罗路这么悠久的【武极天下】岁月,只有几十个人留下了印记?平均下来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数亿年都没有一个?”

    林铭问了魂白,魂白道:“主人,就算在帝刻石留下的【武极天下】印记,也不能永远存在,它们都会慢慢消失,只有刻得深,才能留得久。有些印记。比如你看那最高处的【武极天下】那剑痕,已经存在了一亿年了,是【武极天下】古邪剑王用邪神剑斩出来,他留下此印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。也不过是【武极天下】神君境修为。”

    魂白所说的【武极天下】剑痕。其实也有些模糊了。毕竟亿年时间太过久远,它只刻下了一个字——“邪”。

    林铭正在品味这一个“邪”字当中蕴含的【武极天下】意境,却听到有人在绝壁崖下争吵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那咱们就比比看,我们青剑宗还真不怕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哈龗哈,你们青剑宗这些年来,被雪月圣地压得喘不过气来,以为能够赢我们白垩家族?我们就看看,谁的【武极天下】弟子更出众。”

    两边人说着说着,青剑宗人马当中,直接飞起一道人影,他像一只大鸟一样直飞数百丈高,来到绝壁崖上的【武极天下】一处空白之地,他全身能量运转,灌注于手中宝剑之上,大喝一声,一剑劈下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脆响,金石碎裂,一些零星的【武极天下】石屑被这人硬生生的【武极天下】劈斩下来。

    而后,那人影又落回了地面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落回来的【武极天下】动作并不从容,显然消耗不小。

    人们仰头望去,只见在绝壁崖上千丈高度,赫然留下了一个碗口大小的【武极天下】剑痕,那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两笔画成的【武极天下】法则符号,因为力龗量不足,符号画得并不完美,甚至有些粗糙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在那青年落下地面之后,顿时有人上前喝彩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白垩家族的【武极天下】人却不以为意,“连名字都没能刻下,只刻了一个符号,神气什么?白舜,你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白垩家族也有一人飞起,他同样飞到了千丈高度,来到了青剑宗弟子上方数尺的【武极天下】位置,挨着那青剑宗弟子留下的【武极天下】符号,刻下了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印记。

    他用的【武极天下】武器,是【武极天下】一把短刀,这把短刀此时就像是【武极天下】一根神笔,他出手如风,只听“唰唰唰”的【武极天下】声音,石屑飞落,而后,他弟子又飘身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们抬头望去,只见这个白垩家族的【武极天下】白舜,在绝壁崖上留下了一个字——“白”。

    一个字当然要比一个两笔的【武极天下】符号复杂得多,想要刻下来,要耗费更多的【武极天下】力龗量,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一般人的【武极天下】能刻的【武极天下】了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“白”字,正好压着青剑宗弟子留下的【武极天下】符号,只高出了数尺,这顿时让青剑宗的【武极天下】弟子十分郁闷。

    白垩家族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却开始欢呼。

    另一边青剑宗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脸色很不好,第一轮,他们确实被比下去了,“三师弟,你上。”

    青剑宗这边,又有人出马。

    两个大势龗力的【武极天下】竞争,让绝壁崖下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们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场龙争虎斗呀!”

    “天才可真多呀,不管青剑宗还是【武极天下】白垩家族都不愧是【武极天下】大势龗力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不一样,我们有一个人能合格已经是【武极天下】造化了,可是【武极天下】他们却有一批人都能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距离林铭不远处,有武者在议论,眼中满是【武极天下】叹服之色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话音刚落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却有一个不屑的【武极天下】声音响起:“不过如此,一群人没一个能看的【武极天下】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话声音不大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武者耳力极佳,他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【武极天下】目光。

    人们纷纷望过来,说话的【武极天下】人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别人,正是【武极天下】与林铭同行的【武极天下】独羽妖王。

    独羽妖王双臂抱胸,嘴角泛起一丝傲然的【武极天下】弧度,这种水平,在他看来实在弱爆了。

    (推一本书:《混在都市当太子》,都市爽文,书号:3221820,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下。)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