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圣美之叹
    圣美之前的【武极天下】问话,隐含着她认识那神秘少年的【武极天下】潜在意思,而圣美认识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同时强大到让林铭根本看不透,又让他心惊肉跳的【武极天下】地步,除了魂帝之外,林铭想不到第二人。

    “是【武极天下】!”

    圣美缓缓点头,对林铭能猜出少年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份,她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魂帝,魂族的【武极天下】实际掌控者,魂族七重天,虽然有不少真神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其他真神,名义上,都以魂帝为尊。

    这个神秘而深不可测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物,让林铭忌惮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发现红儿,应该也没有发现魔方吧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感觉背后沁出了冷汗,与那神秘少年见面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林铭极力收敛心神,但还是【武极天下】有种被看透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。

    好在魔方原本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宇宙间的【武极天下】至尊神器,而红儿来历神秘,她连《圣典》主人所留法则都能看穿。

    这两个超出了常人想象的【武极天下】存zài,如果全力隐藏气息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真神不能发现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何况按照林铭以前得到的【武极天下】信息,魂帝应该没见过魔方。

    “魂帝……为何专程见我?”

    林铭心中凛然,毫无疑问,魂帝是【武极天下】专门在那片死湖湖畔等他!

    魂帝曾说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路太顺,不利于他踏向真正的【武极天下】武道巅峰,林铭对此深以为然,然而他可不认为魂帝等他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为了说这句话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为了指点他的【武极天下】修为。

    林铭说话间,一直灼灼的【武极天下】盯着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睛。等着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回答,这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关乎他性命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!

    魂帝太强大了,虽然人族和魂族现在没有任何利益冲突,甚至还可以说是【武极天下】半个盟友,然而对这种实力远远超出林铭想象,随时掌控林铭生死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一旦被他关注,林铭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心神惊惧。

    圣美轻轻的【武极天下】叹息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林铭依旧盯着圣美,“你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叹你的【武极天下】命运……”

    圣美声音幽幽。

    林铭愈发心寒。“为何叹我命运?”

    圣美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林铭亦沉默。

    两人足足沉寂了一刻钟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。圣美突然望向林铭,目光如星辰闪烁。

    “林铭,我再问你一次,可否愿意放弃人族。放弃一qiē。与我一同踏向武道巅峰。去追究极致武道之路,去创立一个独立于三十三天的【武极天下】大世界,成为世界主宰?”

    “你我可以比拟百亿年前的【武极天下】修罗路主人。《圣典》主人,甚至习得永生之法,永存于世间?”

    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充满了诱惑之力,而且在说话之间,林铭可以感受到,一层无形的【武极天下】力场笼罩了他们,将一qiē声音都隔绝了……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着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神,林铭心头微跳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直觉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到,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神中满是【武极天下】真诚和期盼,让人根本不忍拒绝……

    在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印象中,圣美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有野心,有心机的【武极天下】强大女子,与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一系列接触,虽然表面看起来,林铭和圣美相处愉快,甚至多次合作,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在内心之中,林铭一直对圣美有提防。如果说林铭对小魔仙、牧千雨等女的【武极天下】信任是【武极天下】十二分,那么对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信任恐怕两分都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【武极天下】这一次,不知为何,林铭感觉圣美说的【武极天下】,都是【武极天下】真的【武极天下】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发自内心的【武极天下】真挚话语,让林铭拒绝的【武极天下】话到了嘴边,却似乎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因为他隐隐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,圣美说出这话,似乎是【武极天下】下定了很大的【武极天下】决心,而甚至可能是【武极天下】最后一次询问,拒绝了,他似乎就拒绝了十分重要的【武极天下】东西。

    “魂帝……岂能容我?”

    在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隔音结界下,林铭一字一顿的【武极天下】反问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魂帝亦有极大的【武极天下】野心,如果魂帝寿命还长,他怎么可能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异族的【武极天下】竞争对手?

    就算魂帝的【武极天下】寿命所剩不多了,他要选传人,也怕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可能选择身为人族的【武极天下】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与魂帝,与你想象的【武极天下】不同,我只问你,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圣美言辞含糊,没有解释,她依旧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真挚的【武极天下】望着林铭,眼神之中,充满期盼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她似乎不再是【武极天下】那个叱咤魂族,睥睨世间的【武极天下】魂后圣美,而只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柔弱的【武极天下】女子,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“我不理解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声音低沉,圣美今天的【武极天下】表xiàn,让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圣美摇头,“我只想问,你的【武极天下】回答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你答应,我会解释你心中的【武极天下】疑问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你拒绝,日后再见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圣美没有在说下去了,“恐怕”两个字后面的【武极天下】话语,让林铭有种难以形容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,似乎说出来,会让他很痛一般。

    林铭知道,如果答应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条件,甚至可能,圣美会传授他更完整的【武极天下】《圣典》!

    这对林铭而言,这其中的【武极天下】好处不可想象!

    “不能等么?”

    林铭已经是【武极天下】退了一步,所谓的【武极天下】“等”,其实就等到林铭完全成长起来,成就天尊绝顶,接近真神,等他有足够的【武极天下】力量,对抗圣族造化圣皇,甚至可以力挽狂澜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,人族可以立足,林铭也可以做出更多的【武极天下】选择,去一心一意的【武极天下】追求武道巅峰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圣美摇头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她拒绝的【武极天下】毫无妥协的【武极天下】余地,让林铭心中一滞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神中,闪过了一分焦急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?

    林铭深吸一口气,似乎要平复下心中悸动,那一刻,他脑海中闪现过父母、亲人,闪现过小魔仙、牧千雨、秦杏轩、林晓鸽,闪现过神梦天尊、浩宇天尊,闪现过将遗志传承给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混元天尊。和万古魔坑黑龙,闪现过整个人族,和人族中无数的【武极天下】与他擦肩而过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,是【武极天下】他无法割舍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人,从来都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独立的【武极天下】个体,他需要人类的【武极天下】社会,得到他人的【武极天下】认可。

    林铭无法让自己独立出来,去孤单的【武极天下】,寂寞的【武极天下】攀登武道巅峰。

    去承受永恒生命的【武极天下】孤独。

    这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终究……他咬着牙,摇了头。

    “抱歉!”

    听到林铭低沉的【武极天下】声音。圣美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。她看着林铭,缓缓的【武极天下】闭上了双眼,在星光之下,她长长睫毛微微的【武极天下】颤抖着。

    其实对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回答。她早已经料到。否则那就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了。

    幽幽的【武极天下】一声叹息。圣美转身,望向浩瀚的【武极天下】宇宙星空。

    她身材卓约,一身黑红色的【武极天下】衣裙。随风飘展,散发着无穷的【武极天下】魅力。

    她,就如天地间的【武极天下】女神,夺造化,钟神秀,完美无缺,然而那一刻,她那如星辰一般的【武极天下】双目,却流露出了无限的【武极天下】迷惘。

    为何要再去求证一次?

    或许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给自己一个放弃的【武极天下】理由吧……

    “林铭……你就像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只扑火的【武极天下】飞蛾,明知道前方是【武极天下】熊熊烈焰,却依旧不顾一qiē的【武极天下】冲入烈焰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,也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只飞蛾。”

    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声音,如同流淌的【武极天下】星光,划过夜空。

    林铭默然,他确实是【武极天下】飞蛾。

    圣族强大到难以想象,哪怕他再努力,发掘全部的【武极天下】潜力,燃烧他的【武极天下】生命,也无法阻挡圣族入侵的【武极天下】脚步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圣美,她面对的【武极天下】火焰,又是【武极天下】什么呢?

    “你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似曾相识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心中叹息,他还记得他十五岁那年,初踏武道之路,缺少药材熬炼身体,而对凡人来说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没有药材滋养,会因为身体过度透支而终身残废。

    当年他为了筹集买药的【武极天下】钱财,制zuò神文符,去各大坊市、拍卖会、铭文师公会推销,结果因为他没有名气,受尽了冷眼。

    结果他推销的【武极天下】情景,恰恰被初恋情人兰云月看到了。

    当时兰云月给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忠告,与圣美何其相似……

    “我记得……我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凡人时,一位故人告诫我,不要倔强的【武极天下】去练武,不想我日后一辈子,都只能躺在床上,而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回答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”

    “武道如同一团火焰,习武之人被火焰灼烧,其中的【武极天下】苦痛、危险不计其数,坚持不下来的【武极天下】人化为灰烬,坚持下来的【武极天下】人则浴火重生,哪怕我只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只弱小的【武极天下】飞蛾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【武极天下】冲入这团火焰中,去搏那万分之一希望的【武极天下】涅槃成凰的【武极天下】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说完这番话,心中却不知是【武极天下】何种滋味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其实舍弃了一条更容易的【武极天下】路,而选择了一条充满艰辛和荆棘的【武极天下】路,甚至不知道,能不能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他选择这条路的【武极天下】同时,也似乎伤了圣美,虽然林铭不知道,圣美到底有何难言之隐……

    “忘jì我今晚所说的【武极天下】话吧。”

    圣美的【武极天下】声音,突然平静了下来,她转过身来,眼睛中的【武极天下】迷惘与失望已经完全消失,取而代之的【武极天下】,是【武极天下】冰冷与漠然。

    似乎刚才林铭所看到的【武极天下】,听到的【武极天下】,都是【武极天下】幻觉,似乎那个楚楚可怜,让人不忍拒绝的【武极天下】圣美,从来就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她依旧是【武极天下】她,魂族的【武极天下】天后,叱咤天下,睥睨世间!

    “林铭,一只生活在枯枝败叶中的【武极天下】小虫,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世界的【武极天下】宏大与美丽,你的【武极天下】羁绊太多太多,武道之路,是【武极天下】与天争命,而攀登武道巅峰,是【武极天下】将天踩在脚下,自古以来,那些舍弃一qiē之人,本身有天资绝顶,却依旧失败,何况你背负着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种族,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,你难道不知道三十六亿年前的【武极天下】封神天尊么?他本是【武极天下】绝世人杰,世间真龙,奈何他背负了人族的【武极天下】命运,最终为人族而战死,可惜,可叹!”

    圣美轻声叹着,林铭摇头,“我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封神天尊,属于我的【武极天下】路,我会自己去走,我自己做出的【武极天下】选择,我亦不会后悔!”

    (今日一更,在公司开会一整天,监制武极手游的【武极天下】一些后续工作,以及提出最终的【武极天下】修改意见,这毕竟是【武极天下】脱胎于我小说的【武极天下】游戏,我希望它能完美,所以有些工作必须要跟进,这两天耗费了不少时间,真的【武极天下】很抱歉,晚上还要加班继续讨论,整个团队也在陪着,之前写了这一更,还是【武极天下】让人家等着的【武极天下】,有些过意不去。)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