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十四章 实力的【武极天下】提高
    林铭一边维系着符文中的【武极天下】真元,一边调用《混沌真元诀》加快真元的【武极天下】吸收速度,这一心二用,直接导zhì林铭错误不断!

    当连续错误五次,报废了五份材料之后,林铭终于意识到,他可能无法完成这次绘制了……徒劳努力了半天,林铭终于无奈的【武极天下】切断了真元的【武极天下】供给,于是【武极天下】,那一连串悬浮在半空中的【武极天下】神秘符文再也不受能量的【武极天下】束缚,仿佛烟火一般爆炸在半空中,留下了一连串绚烂的【武极天下】光彩。

    看着这美丽的【武极天下】光彩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心在滴血,这可都是【武极天下】钱啊!虽然料到了第一次可能会失败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下子损失几十两黄金,林铭可洒脱不起来,唯一值得庆幸的【武极天下】是【武极天下】刚才没有用到天蚕丝,这种最昂贵的【武极天下】材料没有被浪费。

    他的【武极天下】材料大概只够十次使用,也就是【武极天下】说,如果十次之内他没办法成功,他就赔的【武极天下】身无分文了。

    十次之内就想成功,这要是【武极天下】被其他铭文师听了,直接会认定这是【武极天下】在天方夜谭,第一次学习铭文术,别说想在十次之内绘制成功一份完整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,就算是【武极天下】十次绘制成功一笔简单的【武极天下】纹路都不可能!

    林铭收起材料的【武极天下】残渣,开始回忆总结刚才犯下的【武极天下】错误,他继承了那位前辈大能的【武极天下】部分记忆不假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他所有拥有真元量实在与那位前辈大能相差太远,以至于连一份简单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术都无法支持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虽说这份铭文术在那位前辈的【武极天下】记忆中是【武极天下】非常简单的【武极天下】,可是【武极天下】放在天衍大陆,依然是【武极天下】繁杂无比的【武极天下】精品铭文术,一旦绘制出来,它的【武极天下】效果即便是【武极天下】铭文大师都会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总结出失败原因后,林铭开始想对策,想要在短时间内提升体内真元的【武极天下】量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可能了,自己唯一能做的【武极天下】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尽量减少失误,毕竟每一次失误都是【武极天下】对真元的【武极天下】浪费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失误的【武极天下】少,不但节省材料,而且也能节省真元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林铭暂时又放弃了材料,仅用真元开始一遍又一遍枯燥的【武极天下】练习。

    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想法很简单,真元不要钱,耗费光了只要运行几遍《混沌真元诀》就好,不但毫无损失,还能顺带练习《混沌真元诀》,还有比这更完美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么?

    只要不花钱,那他就没什么好怕的【武极天下】了,如果练习一百遍一千遍不行,那么自己就练习一万遍十万遍,十万遍不行,那就几十万遍!直到让绘制符文的【武极天下】过程烙印成身体的【武极天下】本能,如此一来,他不信还会失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运城,元帅府――

    天运城最宏伟的【武极天下】建筑群有两个,一是【武极天下】皇宫,一是【武极天下】元帅府,整个元帅府坐落在天运城的【武极天下】西北角,东西三里长,南北千步宽,其中假山瀑布,回廊花园,水榭楼阁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此时,在元帅府的【武极天下】藏书阁中,一个身穿长袍,鹤发童颜的【武极天下】老者提着一个金丝鸟笼,而在他旁边,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【武极天下】安静少女,这少女正是【武极天下】秦杏轩。

    “哦?有这样一个人?连你都甘拜下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杏轩点点头,她身边的【武极天下】老者便是【武极天下】她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,天运城最出色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师木易先生。

    秦杏轩记忆力十分好,她将于林铭当时所有的【武极天下】对话完全复述出来,老者听了之后面色渐渐凝重,原本他还以为是【武极天下】秦杏轩说不如那少年只是【武极天下】自谦,现在看来,是【武极天下】果真不如,而且那少年的【武极天下】知识过于丰富,不像是【武极天下】天运国这一脉,很可能是【武极天下】其他铭文术更发达的【武极天下】地方过来的【武极天下】。…,

    介绍完对话后,秦杏轩详细描述了林铭随手绘制基础纹络的【武极天下】情景,那种一气呵成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她是【武极天下】没办法做出来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“以真元绘制基础纹路,毫无停顿,而且还能在瞬间的【武极天下】绘制中把握好能量的【武极天下】轻重……是【武极天下】这样吗?”木易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他话符文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给我的【武极天下】感觉就是【武极天下】行云流水,至于那些能量轻重的【武极天下】把握……就像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像是【武极天下】烙印在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脑海中,形成的【武极天下】本能一样,这种程dù,杏轩望尘莫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木易深吸一口气,想形成这种所谓的【武极天下】本能没有千百万次的【武极天下】练习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可能的【武极天下】,这小子,从娘胎就开始练习铭文术了么?

    “你确定他只有十五六岁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秦杏轩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!了不得!”木易啧啧称叹,“小小年纪,能有这番造诣确实让人吃惊,这少年的【武极天下】天赋是【武极天下】我生平仅见!不过……我更好奇的【武极天下】是【武极天下】他身后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到底是【武极天下】谁……”木易摸着白须,脑海中在思考着天运国,乃至附近数个国家中,有什么隐世不出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宗师。

    然而想了想,却终究没有想到可能的【武极天下】人选,论铭文知识,他自认为算得上是【武极天下】顶尖了,整个天运国,乃至邻国倒是【武极天下】有不少与他旗鼓相当的【武极天下】,但若说稳胜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就不见得有了。

    木易说道:“我想不出有谁会教出这样出色的【武极天下】徒弟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没猜错,那少年身后的【武极天下】神秘师父可能来自于宗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宗门?”秦杏轩心中一惊,天衍大陆无比广阔,其中有很多传承了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之久的【武极天下】大宗门,这些宗门的【武极天下】底蕴厚实的【武极天下】难以想象!

    远的【武极天下】不说,就说距离天运国最近的【武极天下】宗门――七玄武府的【武极天下】本家――七玄谷,其中拥有的【武极天下】高手就多的【武极天下】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十二年前,七玄谷的【武极天下】长老来到天运国,连皇室见了都要毕恭毕敬,秦杏轩的【武极天下】老师木易先生放在天运国中自然是【武极天下】顶尖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师,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到大宗门之中,那就没什么稀奇了。

    木易道:“杏轩,下次若是【武极天下】见到这人,一定要留下他,我要亲自见见他。这个少年不简单,即便他有来自大宗门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,能在这个年龄学到这种程dù也让人感觉不可思议。还有,对这少年客气一些,他身后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也许是【武极天下】整个天运国都惹不起的【武极天下】高人,一定不能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武极天下】,老师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【武极天下】过去,林铭一张又一张的【武极天下】将日历页撕下,这些日子,林铭每天都在练习铭文术,各种符文已经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,早已经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日以继夜的【武极天下】使用灵魂力,让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精神非常的【武极天下】疲惫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双眼总是【武极天下】布满血色,真元也长期处于油尽灯枯的【武极天下】状态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得到的【武极天下】好处也是【武极天下】十分明显的【武极天下】,林铭发现,除了铭文术的【武极天下】进步外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感知力也变得越来越敏锐。

    现在他依然在大明轩做一名解骨手,即便拿过一只完全陌生的【武极天下】二级凶兽,林铭也能在解骨的【武极天下】过程中,敏锐的【武极天下】感知到刀锋的【武极天下】每一分力道变化,从而从容的【武极天下】避开筋骨,一刀下去行云流水,皮肉结实的【武极天下】二级凶兽,林铭只需要一炷香功夫便能肢解完毕!

    对这样恐怖的【武极天下】速度,大明轩的【武极天下】工作人员起初是【武极天下】惊愕的【武极天下】不敢相信,后来见的【武极天下】多了都已经麻木了,现在林铭在大明轩地位超然,上班时间随意,下班时间随意,薪水却丰厚的【武极天下】不次于几个大厨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待遇,没有哪个员工不服气,而林铭虽然拥有特权,却依旧保持每天两个时辰的【武极天下】解骨,这对他来说是【武极天下】一种修炼,解骨无论对灵魂力运用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力量的【武极天下】运用都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然而渐渐的【武极天下】,林铭想工作两个时辰都没的【武极天下】工作了,因为大明轩没那么多凶兽!是【武极天下】的【武极天下】,库房中的【武极天下】存货已经全被林铭切完了……当负责厨房的【武极天下】兰姐看到冰库房中所有的【武极天下】凶兽都变成了整齐的【武极天下】肉块碎骨,而且每块大小也均匀一致后,兰姐直接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简直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一部机qì!

    就这样,在第一个月最后的【武极天下】十天时间里,林铭重新准备好材料,开始了又一次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绘制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