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二十三章 先天
    所以林铭便不打算隐瞒了,他想好了另一个办法,那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捏造一个虚假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来威慑。

    铭文术不可能无师自通,何况他年纪轻轻便有这等造诣,在旁人看来,自己身后肯定有一个强大到离谱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,那么这个不存zài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靠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【武极天下】有风险的【武极天下】,这个世界不乏丧心病狂之徒,完全无视林铭背后的【武极天下】威慑,一旦遇到这种人,林铭会十分的【武极天下】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武道便是【武极天下】飞蛾扑火,修武一途,岂能没有风险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一点风险便畏惧不前,那么终生无法窥觊至高武道的【武极天下】一角。

    木易似乎看出了林铭眼中的【武极天下】戒备,他对身后的【武极天下】人说道:“你们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这单间里的【武极天下】人便走光了,包括铁峰,只留下了木易和秦杏轩。

    木易随手布下一个真元层,说道:“小兄弟,我没有恶意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我布下的【武极天下】隔音层,我们随便说,外面不会有人听到,我想问你,那烈火铭文符是【武极天下】你绘制的【武极天下】么?”

    铭文师习惯用铭文符上的【武极天下】图标或者铭文符的【武极天下】功用来作为铭文符的【武极天下】名称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符上面有一团火焰,所以就被木易称为烈火铭文符了。

    秦杏轩这时候也屏住了呼吸,明亮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睛一眨不眨的【武极天下】望着林铭,等待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回答。

    林铭犹豫了一下,点头道:“是【武极天下】我画的【武极天下】。”

    既然要装,自然要装到彻底,只有他本人越强,他背后那师父也会被人想象的【武极天下】越强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早有预料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得到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肯定答复后,木易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倒吸一口凉气,尤其是【武极天下】秦杏轩,更是【武极天下】感受到了心神的【武极天下】强烈震撼。

    同样作为铭文师的【武极天下】她非常清楚,十五岁成为一位铭文大师到底有多难!

    秦杏轩一直明白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天运国只是【武极天下】天衍大陆很小的【武极天下】一个国度,自己在天运国是【武极天下】一等一的【武极天下】天之骄女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若是【武极天下】出去了,恐怕只是【武极天下】多如恒河沙数般的【武极天下】无数天才中的【武极天下】一名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,秦杏轩毕竟没有走出过天运国,周围的【武极天下】同龄人,哪怕是【武极天下】被称为天才的【武极天下】,都没有一个能赶得上她的【武极天下】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六品习武天赋,加上在天运国首屈一指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术天赋,秦杏轩集上天万千恩宠于一身,她从来没有在同龄人中找到哪怕半分挫败感,在这种环境中长大,秦杏轩不可避免的【武极天下】有一股隐藏在心中的【武极天下】傲气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今天,她却被一个与他同龄的【武极天下】少年击败了,虽然这少年实力相较她来说还差得远,在铭文术上的【武极天下】造诣却远远超了她。

    在铭文术上,若说自己还只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只刚刚学会飞行的【武极天下】雏鸟,那么他已经是【武极天下】高空中翱翔的【武极天下】苍鹰,差距太大了!

    不过虽然被挫败,秦杏轩却并没有感到沮丧,只有有对手,才会有前进的【武极天下】动力。

    对这个少年,秦杏轩充满了好奇,她也非常希望能与这个少年成为朋友,在日后的【武极天下】交流和切磋中学习更多知识,提高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术水平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,一想到之前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邀请被拒绝了,秦杏轩又感到一些失落和委屈,女孩子本来就面子薄,美丽高傲又出身世家的【武极天下】女孩更是【武极天下】如此,所以虽然心中想与林铭成为朋友,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那一次,她却不会再主动邀请林铭了。

    木易得到林铭肯定的【武极天下】答复后,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这实在让他难以置信,本来猜测绘制铭文符的【武极天下】人修为不超过练体三重,现在看来,他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弄错了!…,

    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修为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练体一重巅峰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他本身真元凝练,基础扎实,所以才造成了自己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错觉!

    如此凝练的【武极天下】真元,恐怕这少年修习的【武极天下】也是【武极天下】顶级功法,这种功法只有大宗门才会有。

    而且这少年平日修炼极为刻苦……比如他现在用刀背来肢解凶兽,恐怕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一种修炼了,这少年极有可能出身大宗门,而且他身后必然有一个强大到离谱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木易深吸一口气,用十分恭敬的【武极天下】语气问道:“冒昧的【武极天下】问一下,令师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木易在天运国地位超然,即便是【武极天下】见了皇帝他都不需行礼,用上这种恭敬的【武极天下】语气,足以见得他对林铭背后那神秘师父发自内心的【武极天下】深深敬畏。

    林铭为难道:“这个……抱歉,前辈,家师曾经说过,不可说出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名讳。其实连我父母也不知道我拜了一位前辈做师父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在我十二岁时,师父找到我,传授本领。”林铭自幼生活在青桑城,这点很容易查到,所以才会这样说,避免被怀疑。

    木易道:“是【武极天下】我唐突了,如此前辈高人,当仙游四方,凡人难窥其行踪,我不该冒然询问……说起来,小兄弟的【武极天下】铭文术如此出众,不像是【武极天下】天运国一脉,令师是【武极天下】宗门中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木易说是【武极天下】不打听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还是【武极天下】旁敲侧击的【武极天下】想多问出点信息来,毕竟这种传说中的【武极天下】武道高手,平时根本难得一见,而一旦见到,说不定就是【武极天下】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机缘!

    木易被困在后天境已经很久了,但凡武者,没有不希望自己更进一步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但是【武极天下】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无人指点,这一步想跨出去太难!

    天运国重建八十年来,出了许多凝脉境武者,其中更有天资出众,跨入后天的【武极天下】高手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不算那些通guò七玄武府的【武极天下】选拔,最终进入大宗门七玄谷的【武极天下】绝世天才,天运国这八十年没有出现过一位先天高手!

    如果说锻骨境到凝脉境是【武极天下】一道坎,那么从后天到先天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一道天堑!若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倚仗宗门,仅靠个人摸索,跨过先天的【武极天下】可能性几乎等于零!

    木易如今想进入宗门已经迟了,他唯一的【武极天下】指望就是【武极天下】能够遇到哪位前辈大能,指点自己一二,有那么一丝希望冲击先天。

    他不求最终达到先天,至少让他看到努力的【武极天下】方向,不至于茫然不明目标。

    林铭道:“师父只是【武极天下】个隐士,他以前曾经进入宗门。”

    木易听了之后十分羡慕,自己无缘进入宗门,而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师父已经舍弃了宗门,他说道:“弃宗门而出游,令师的【武极天下】修为必然已经到极高的【武极天下】境界。也许更在先天之上?”

    对木易来说,先天已经是【武极天下】十分遥远了,没有宗门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还没有听说过有独自跨入先天的【武极天下】,至于先天之上,那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更遥远的【武极天下】境界了。

    听到木易的【武极天下】这些问题,林铭终于明白,这老者对自己身后所谓“师父”的【武极天下】兴趣十分浓厚,而且看他眼神中的【武极天下】热切,日后少不了还要询问自己了,自己硬装是【武极天下】很难装下去的【武极天下】,毕竟木易活这么大年纪,也不是【武极天下】那么好糊弄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铭便考虑着适当说一些那位前辈大能灵魂中残存的【武极天下】记忆,这些记忆虽然是【武极天下】关于修武的【武极天下】感悟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残缺不全,已经没有太多的【武极天下】价值的【武极天下】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说出来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十分唬人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铭道:“我也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到了何种境界,不过师父曾经说过,武道一途,分为两个大的【武极天下】部分,他如今一直停留在第二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哪两个部分?”木易眼睛一亮,生怕听漏了一字,他知道,这种听前辈见解的【武极天下】机会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十分宝贵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包括秦杏轩也闪动着明亮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睛,一眨不眨的【武极天下】望着林铭,洗耳恭听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