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自虐式修炼
    那执事师兄感觉脑子完全糊涂了,难道狂风洞里面有怪兽?

    不可能啊,这风洞天天用,怎么会有怪兽,或者是【武极天下】自己弄错了难度?他转身看了一眼阵法操纵盘,确实是【武极天下】七级难度无疑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,林师弟怎么会搞成这般模样,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难度林师弟下盘功夫不稳?

    不可能,林师弟在擂台上明明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动如山的【武极天下】气势,怎么可能下盘不稳。

    对这种情况,林铭也根本解释不清,他说道:“师兄,麻烦你再降低一档摹疚浼天下】讯劝桑开六级难度。”

    七级难度下,风速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太快,林铭滞空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太短,刚感受到一点风的【武极天下】本源之力,立刻就撞在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他希望再次降低难度,领悟风之意境,又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抵抗风的【武极天下】力量,力量弱一些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还要降低难度?”那执事师兄已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还没想明白怎么开口询问林铭,林铭却已经再度进入了风洞之中,通guò刚才的【武极天下】无数次试验,他感觉稍稍把握到了风之意境的【武极天下】一丝脉络,他要接着这个契机,一举踏入风之意境的【武极天下】门槛。

    足足八个时辰的【武极天下】修炼,林铭撞在墙壁上已经有上万次,要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有极品伤药,这么多次的【武极天下】撞击必定留下暗伤。

    此时,林铭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【武极天下】地方,当他换了一身衣服从风洞中出来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那执事师兄完全迷糊了。

    在那执事身边。还有一个天之府的【武极天下】弟子,他愣是【武极天下】没能认出林铭来,他还在想着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哪个低阶弟子这么奇葩。不行你就开低一点的【武极天下】难度不就完了,用不着这么自虐吧?

    “林师弟,你到底在里面干什么?”执事师兄问道。

    “修炼。”林铭微微一笑,给出了一个敷衍的【武极天下】回答,而后他不等这执事师兄再问,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留下那天之府的【武极天下】弟子还在问:“林师弟?哪个林师弟?林武吗?也不对,林武虽然实力差了点,但也不至于这么次。”

    那执事没好气的【武极天下】看了那弟子一眼。说道:“林铭林师弟!”

    “林铭?哈哈,师兄,我承认你这玩笑太好笑了,那要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能在风洞里摔成那德行的【武极天下】话。我以后倒过来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怎么走怎么走,不信你下次过来看看。”那执事师兄懒得理会那个弟子,他开始收拾阵盘,已经到了闭阵下班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了

    当天晚上回到住处,林铭烧了一浴桶的【武极天下】药草汤。脱光衣服跳进去一泡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两个时辰,这才缓缓的【武极天下】消除了浑身的【武极天下】伤口,又打坐调息了一晚,第二天。肌肤吸收的【武极天下】药力化开,淤青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桶草药汤。价值六七百两黄金,要在以前。这些金子买下的【武极天下】药材够林铭用个七八年了,而现在,一桶药就用掉,这让林铭再度感慨,没有钱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想要习武,再天才也是【武极天下】没用。

    昨天,通guò八个时辰的【武极天下】自虐式练习,林铭终于触摸到了一丝风之意境的【武极天下】边缘,连入门都算不上,距离掌握风之意境更是【武极天下】差得远。

    这么深奥的【武极天下】《金鹏破虚》,林铭本来就没指望短时间内练成,不过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练成一点点,也是【武极天下】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今天,林铭没有去狂风洞,他需要一段时间,让身体记忆消化昨天的【武极天下】所得。…,

    于是【武极天下】,他燃掉了一张传音符给汪雨涵,今天他要去铭文师公会

    在这几日,天运城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,朱家宣布,朱炎因为触犯家规,被逐出家族,而十皇子云亲王,也与朱炎划清了界限。

    这件事处理的【武极天下】很低调,然而各方势力还是【武极天下】注意到了,现在谁不知道朱炎与林铭有仇,甚至一些消息灵通的【武极天下】,还知道兰云月这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朱炎跟林铭是【武极天下】情敌,而且据可靠消息,他们曾经发生过很多次争斗,矛盾已经激烈的【武极天下】化不开,在这个时候,朱家将朱炎逐出家族,同时十皇子与朱炎划清界限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很多人想到的【武极天下】是【武极天下】,朱家和十皇子这么做,是【武极天下】对林铭示好、屈服的【武极天下】表xiàn,可是【武极天下】为了示好林铭,就直接把这样一个人才驱逐出家门,这做法是【武极天下】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太鲁莽了些?

    林铭虽强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明显亲近于太子一方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十皇子无法拉拢到林铭,那么又赶走了朱炎,那不是【武极天下】赔了夫人又折兵么?

    自己这些天去铭文师公会,显然太子也知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想到林先生也知道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名字,说实话,我是【武极天下】个粗人,不太喜欢这些礼节,若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嫌弃,我就托大叫林先生一句林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林铭笑道:“廖大哥快言快语,实话说,我也不喜欢这些礼仪和敬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正合我意,林兄弟,今天我来是【武极天下】专门找你的【武极天下】,朱炎被赶出了朱家,你知道吧。”这句话,廖文渊用了真元传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铭点点头,同样也改用真元传音。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朱炎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清楚,不过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有些奇怪罢了,朱家这么做似乎有点狠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【武极天下】狠了点,说起来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林兄弟你,你是【武极天下】可能成为七玄使和七玄武府府主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这份压力,无论是【武极天下】对朱家还是【武极天下】对十皇子都太大了,他们不敢惹你,而朱炎对他们来说,日后最多也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凝脉期武者,一个凝脉期武者,损失的【武极天下】起。而且逐走了朱炎,朱炎以后针对你的【武极天下】一qiē陷害、暗杀之类的【武极天下】活动,他们都不必受到牵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武极天下】这样……嗯,一旦涉及到大家族和皇权内部利益斗争,真是【武极天下】六亲不认了。”林铭对这些皇权争斗,家族利益之类的【武极天下】东西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【武极天下】啊,所以自古厚黑为王,仁者难成大事。”廖文渊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,显然是【武极天下】想起了过于仁义,决断不足的【武极天下】太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林兄弟,上次你拜托太子殿下找的【武极天下】材料,已经开始着手找了,不过其中一些东西,天运国没有,太子已经派了人去邻国寻找,特别是【武极天下】霍罗国的【武极天下】交易会,那里东西齐全,应该能找到一些,不过想要集齐,却要不短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。至于林兄弟提出的【武极天下】把庄子退回来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,太子殿下说,送给林兄弟的【武极天下】就是【武极天下】送出去了,岂有收回来的【武极天下】道理,让林兄弟放心住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霍罗国是【武极天下】七玄谷下辖国家中较大的【武极天下】国家之一,无论军事力量,还是【武极天下】高手数量,都要超过天运国。霍罗国的【武极天下】交易会,在方圆十万里之内都大有名气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相距天运国太远,即便乘骑日行两千里的【武极天下】雪龙马,一来一回也要十几天时间。

    路上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,再加上材料搜集也需要时间,许多材料还不一定买得到,显然要集齐铭文符的【武极天下】材料,光靠太子是【武极天下】不行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林铭由衷道:“替我谢谢太子,这个人情,林铭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林兄弟客气了,我一遇到林兄弟,就感觉林兄是【武极天下】可交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放心吧,太子这些年下来还是【武极天下】有些积蓄的【武极天下】,负担一些材料,还是【武极天下】负担的【武极天下】起的【武极天下】,不过倒是【武极天下】林兄弟你,不但武道造诣惊人,还通晓铭文术,真是【武极天下】让人不敢相信!林兄弟,你可真是【武极天下】推翻了我过去对天才两个字的【武极天下】认知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