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生而无悔
    凡人这么吐血,身上的【武极天下】血早就吐光了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那个面具人,似乎还能吐很多的【武极天下】样子,那只有一种解释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他身体造血的【武极天下】速度,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【武极天下】地步了。

    朱炎再三确定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下巴和双手,对方分明极为年轻的【武极天下】样子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实力却强大到不可思议,就算传说中的【武极天下】旋丹高手,也做不到这一点吧?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朱炎张了张嘴,勉强说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林铭看向朱炎,他已经不再吐血了,但这并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他身体恢fù了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刚才长时间的【武极天下】消耗,让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肉身现在虚弱到了极致,已经没有继续造血的【武极天下】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恩公,您救了我们全部人的【武极天下】性命,此恩老朽铭记在心!”

    朱炎说着,深深的【武极天下】一拜。

    而在朱炎身后,其他人,包括两个小孩子,也跟着行大礼。

    林铭挥挥手,让众人起来。

    “恩公,您是【武极天下】打算在这里休息,还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跟我们同行?”

    朱炎看着林铭,有些难以启齿,他当然希望林铭能跟他们同行。

    他现在清楚了,林铭跟他们根本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世界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而无论林铭身体出了什么状况,都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他们能够帮助的【武极天下】了,甚至他们连理解都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林铭看了一眼朱炎,又看了一眼那一对小皇子和小公主,看到小公主脸上关切和担心的【武极天下】目光,他缓缓的【武极天下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您先休息一下吧。明天一早启程如何?”

    按照朱炎的【武极天下】想法,自然越早动身越好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他又怕林铭没有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林铭摇了摇头,“我休息也无用,现在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收拾金银细软,伪装成商队,开始向北漠进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【武极天下】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震慑的【武极天下】原因,队伍一直走了几百里,都没有再遇到白衣卫的【武极天下】追杀,只有两拨山贼。这种级别的【武极天下】对手。朱炎等人便能轻松料理了。

    一路颠簸,小公主一整天都无精打采,她毕竟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小孩子,长期的【武极天下】营养不良。饥寒交迫让她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。突然这样连续长途奔波。她根本吃不消。

    她很累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在颠簸的【武极天下】马车上,她又睡不着。

    至于那小皇子。情况好一点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被漠北的【武极天下】寒风吹着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小脸也十分苍白。

    在路上临时休息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林铭来到小皇子和小公主身边,递出一个羊皮水袋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”

    小女孩跟林铭更熟悉一点,睁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雪梨水,好喝的【武极天下】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笑了笑,两个小孩子一听,欢喜的【武极天下】接过来,你一口,我一口的【武极天下】喝着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【武极天下】宫里的【武极天下】孩子,喝过上等的【武极天下】雪梨糖水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给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雪梨糖水味道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甜味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香香的【武极天下】,香得远超皇宫中的【武极天下】任何汤汁,而且一喝下去,他们就晕乎乎的【武极天下】,像是【武极天下】醉了一般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子都只喝了一点点,便脸色红扑扑的【武极天下】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qiē,朱炎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恩公,您这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那尚抱在小姑娘手中的【武极天下】羊皮水袋,那水袋口溢出来了一点点液体,逸散出淡淡的【武极天下】轻香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世间宝药!

    朱炎心中划过这个念头,他似乎看到,林铭只是【武极天下】拿了一粒药丸,在这羊皮袋中沾了一下,就立刻把药丸拿了出来,而后这一大水袋的【武极天下】水,就变成了宝药,那这药丸的【武极天下】价值岂不是【武极天下】……

    朱炎感觉无法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林铭指了指水袋,随口说道:“你也喝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朱炎有些过意不去,推辞道,“我已经老了……喝了也是【武极天下】浪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。”林铭轻描淡写的【武极天下】说着,朱炎终于忍不住,拿过水袋来,喝下了一大口,一时间,仿佛有一股热流涌入丹田,让他全身暖融融。

    不但之前的【武极天下】疲惫一扫而空,甚至他的【武极天下】沉寂了多年的【武极天下】丹田,开始蠢蠢欲动,这种感觉,跟他身体受伤前一模一样,这让他惊喜交加,不可置信!

    他常年战斗,身体受过多次重创,积累太久了。

    为此,他也求助过一些名医,这些名医都说不可能治好了,朱炎自己也清楚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体情况,感觉此生也就如此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面具人给他的【武极天下】一壶水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用灵药沾了一下,而他也只喝了一口,竟然便有如此效果,这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如此,朱炎真的【武极天下】无法想象那粒药如果全部吃下去是【武极天下】什么效果了。

    林铭默默的【武极天下】将药丸包好,递给了朱炎,“收起来吧,以温水冲服,可以治好你体内积累的【武极天下】隐伤,让你多出几十年的【武极天下】寿命,也可以为两个小孩子调理身体,打下根基。切记不要直接吃下,否则会爆体而亡,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枚药,否则必然惹来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林铭只是【武极天下】挑选了他身上诸多丹药中,价值较低,药性最温和的【武极天下】一粒。

    朱炎看着这粒药,心里慌了,这恐怕是【武极天下】神海皇者都会动心的【武极天下】药物吧!

    他连连推辞道:“这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。而且恩公身体有伤,也需要药物滋补的【武极天下】……”

    朱炎很不理解,面具人既然有这么好的【武极天下】神药,怎么自己不吃。

    林铭轻叹一声,摇头道:“再珍贵百倍、千倍的【武极天下】药,也对我没用,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朱炎有些发懵,这种药,再珍贵百倍都对面具人无效?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反应,林铭屈指一弹,这枚灵药就射入了朱炎的【武极天下】须弥戒。完全没有用朱炎动手,这等低级的【武极天下】须弥戒,对精通空间法则的【武极天下】林铭而言,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朱炎看着林铭,愣愣的【武极天下】说不出话来,他隐隐的【武极天下】猜到,这粒自己看来无价的【武极天下】丹药,对林铭而言,也许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问道:“恩公为何如此施恩于老朽?如果老朽没猜错,恩公应该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【武极天下】一层人吧?只是【武极天下】落难到这里。在恩公眼中。众生怕是【武极天下】跟蝼蚁无意……怎么会插手世俗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?”

    一个人走在路上,如果看到一群蚂蚁落水,很少会一只只的【武极天下】把它们捞上来。所以朱炎感到不能理解,林铭不但为他们找来了小公主。还击退白衣卫救了他们的【武极天下】命。接下来又给他们丹药。并一路随行。

    这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林铭幽幽的【武极天下】一叹,说道:“因果循环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凡人的【武极天下】生死轮回,都是【武极天下】自然天道的【武极天下】一部分。林铭并不想干涉,然而朱炎却不同。

    朱炎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林铭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。同样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轨迹,也受到了朱炎的【武极天下】极大影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朱炎抢走了兰云月,也许林铭现在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历史没有如果,发生的【武极天下】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发生了。

    林铭与朱炎,一个是【武极天下】曾经站在世界最顶层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另一个则是【武极天下】彻彻底底的【武极天下】凡人,看似完全是【武极天下】两个世界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物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他们之间却有复杂的【武极天下】因果。

    并且这因果,从林铭开始踏上武道之路的【武极天下】那一刻,就种下了。

    今天,林铭救朱炎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干涉天道轮回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想了却这段因果。

    这些话,林铭自然不会解释,而朱炎看到林铭不愿意提起,也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许久,林铭突然看向朱炎,问道:“国家已经覆亡,你为什么忠于旧朝廷,你应该知道,一个朝廷气数已尽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想要它东山再起,是【武极天下】多难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铭为朱炎感到悲哀,自古王朝更替,旧王朝一旦覆灭,就很少有重建的【武极天下】,就算再建立政权,坚持一二十年,也是【武极天下】苟延残喘而已。

    朱炎的【武极天下】前途,极为渺茫,哪怕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也很可能没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朱炎默然,他看向天空,浑浊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眸之中,闪过一丝迷惘,似乎回忆起了过去的【武极天下】日子。

    缓缓的【武极天下】,他说道:“我忠于先皇,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……恩!”

    “我本姓朱,一百多年前……我家族兴旺,姑姑是【武极天下】皇妃,原本我可以辅佐皇子夺权登基,之后任命朝中重臣,大富大贵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谓是【武极天下】年少得志,但也因为如此,我桀骜轻狂,做错了一件事……我从来没有想到,因为这件我原本看来微不足道的【武极天下】小事,我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轨迹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【武极天下】逆转,我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,从巅峰,跌倒了低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被打败了,众目睽睽之下的【武极天下】公平一战,我输给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对手,而且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年龄比我小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女人离开了我,不是【武极天下】她抛弃了我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我逼走了她,那时我不得不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战之后,我被打成重伤,然而伤没来得及治好,我就被家族驱逐了,族长公开与我断绝关系,我不可姓朱,皇子更是【武极天下】将我看成瘟神,唯恐我影响了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大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,带着重伤离开皇都,开始了流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前途一片灰暗,我看透了世态炎凉,我人生无望,可是【武极天下】我不甘心。年少的【武极天下】我,心比天高,我觉得世界对我不公,我立志突破先天境,让当初负我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看看,让他们知道,他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证明我自己,不靠家族,不靠别人,仅凭我自己去搏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功成名就,荣归故里,让家族知道,他们抛弃我,是【武极天下】多么的【武极天下】愚蠢。”

    朱炎说这些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语气有些颤抖,心情无法平静,他从腰间解下来一壶酒,一口一口的【武极天下】喝着。

    这些往事,他很少跟人提起。

    “那之后的【武极天下】几十年,我不知经历了多少艰辛,我经历了人情冷暖,看遍了人间百态,我当过马夫,当过佣兵,当过杀手,当过战士,离开了家族的【武极天下】庇护和支持,仅靠我一个人修武。我根本消耗不起资源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资源,我不知多少次出生入死的【武极天下】去博取,我想要一飞冲天,然而我后来才慢慢懂得,现实……太残酷了。年少的【武极天下】我,实力根本不强,去争机缘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比我强的【武极天下】,太多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竞争,用惨烈都不足以形容。败者即死!”

    “我几次在博取机缘的【武极天下】厮杀中受重创。然而我没有绝好的【武极天下】灵药来调理身体,我体内的【武极天下】隐伤,开始累积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【武极天下】,我伤得越来越重。身体情况也越来越差。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年龄在增长。我突破先天的【武极天下】希望,越来越渺茫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我又偶然得知。当年,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对手,已经走到了一个我不可理解的【武极天下】高度,他进入了四大神国,甚至后来武破虚空,飞升成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反观我,别说先天境,就算是【武极天下】后天境,我都很难冲破了,天差地别!”

    “理想很美好,现实却太残酷,我终于知道,年少的【武极天下】我,太天真了,我心比天高,以为自己必有一番成就,以为自己能荣归故里,狠狠的【武极天下】打那些负我之人的【武极天下】脸,但实际上,我没能做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才懂,跟我一样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太多太多了,人人都以为自己与众不同,人人都梦想成就一番事业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我们……终究都是【武极天下】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终究要接受命运的【武极天下】安排,从美梦中醒来,因为,我不再年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那些日子里,我虽然经历无数磨难,但这些磨难,也磨平了我的【武极天下】棱角,让我的【武极天下】性格发生太多太多的【武极天下】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开始学会内敛,学会深沉,学会现实,学会感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忠于旧朝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那已故的【武极天下】先皇,救过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命,在我身受重创将死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他没有放弃我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把他的【武极天下】马让给了我,后来,他更是【武极天下】花费重金,为我疗伤,虽然没能治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哪怕旧朝气数已尽,我也要为它而战,我必须这么做,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为了旧朝能崛起,我能再度荣华富贵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为了能在我死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,求一份心安……”

    朱炎说到这里,已经老泪纵横,不能再言语了。

    他大口大口的【武极天下】喝着酒,又将酒递给了林铭。

    林铭心中感怀,他也对着壶口,开始灌酒。

    温热的【武极天下】酒,古朴的【武极天下】羊皮口袋,猎猎的【武极天下】寒风,无垠的【武极天下】大漠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,曾经相识相杀,人生轨迹虽然完全不同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最后心境却惊人相似的【武极天下】天涯沦落人……

    这是【武极天下】一幅难以言喻的【武极天下】画面。

    冥冥中,似乎有一种莫名的【武极天下】因果循环,将林铭与朱炎,这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联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未到伤心处,林铭心中不知道是【武极天下】什么滋味,他站起身来,迎着长风,心中默然。

    无论凡人,还是【武极天下】高高在上的【武极天下】天尊真神,都有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苦楚与辛酸。

    朱炎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,同样是【武极天下】大起大落,或许他的【武极天下】经历,在上位者看来根本微不足道,反观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经历,却是【武极天下】关乎神域存亡的【武极天下】大事。

    这其中,当然有差别。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在林铭看来,人,有强大和弱小之分,然而单论苦楚而言,却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朱炎面对磨难时候心中的【武极天下】痛苦,不会比自己少。

    他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,与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,是【武极天下】等价的【武极天下】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林铭也是【武极天下】凡人。

    朱炎经历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人生起落,他梦想自己日后崛起,并且为之努力,他最后……失败了。

    虽然失败,他却也认清了自己,认清了命运,他转变了自己,找到了新的【武极天下】信念,为之而战。

    那么林铭自己呢?

    不求荣华富贵,只求死后心安。

    林铭默默的【武极天下】咀嚼着这句话,将口中的【武极天下】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现在的【武极天下】他,比当年的【武极天下】朱炎更加绝望,因为朱炎虽然失去了一qiē,但毕竟他还有年轻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体,有命去拼搏。

    而自己,命都要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想拼搏,亦无处可拼。

    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不想放弃,哪怕死,他也要求一份心安。

    不求逆转命运,只求生而无悔。

    他……可以因为魂力丧尽而死,但……他不能因魂力丧尽而被打败……

    (4500字)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