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笔趣阁设为首页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武极天下 > 第一九五二章 第一世人生(九)
    深夜,一辆看上去十分普通的【武极天下】马车停在了一座豪华府邸的【武极天下】后门,门帘被拉开,一个全身裹在黑斗篷里的【武极天下】神秘人下了车,走入这个小门。

    他的【武极天下】脚步非常轻,像是【武极天下】幽灵一般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个特别通行令牌,一路畅通无阻的【武极天下】来到了府邸的【武极天下】最深处,进入了一个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密室里,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【武极天下】男子,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肩膀宽阔,一对浓眉之下,有一双精光四射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男子,全身散发着淡淡的【武极天下】杀气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在武道之路上纵横厮杀多年才培养出来的【武极天下】气势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摆着一坛酒,此时他正单手提着酒坛子,在向青铜酒盏中倒酒。

    他的【武极天下】手,稳健如同铁铸,这样大口的【武极天下】酒坛子,向小口的【武极天下】青铜酒盏中倒酒,却不多不少刚好倒满,没有洒出一滴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密室的【武极天下】大门被推开了,那乘坐马车赶来这府邸的【武极天下】黑斗篷神秘人缓步走进来,对着三十多岁的【武极天下】男子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煜天侯,属下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斗篷人恭敬的【武极天下】说道。

    这被称为煜天侯的【武极天下】男子,正是【武极天下】林家的【武极天下】女婿周煜天,他跟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二妹林萍结婚,是【武极天下】当朝驸马,被封为侯爵,统领朱雀神国的【武极天下】尖刀部队――银甲军团。

    当然,能有这样的【武极天下】地位,也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周煜天身负异种血脉,实力极强。而且在武道茶会上摘得桂冠的【武极天下】原因。

    五年前,林铭在历练中消失,前往万古魔坑,负责寻找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,就是【武极天下】周煜天的【武极天下】银甲军团。

    “嗯!”周煜天淡淡的【武极天下】应了一声,指了指对面的【武极天下】座位,说道:“来,万年雾花酒,为你洗尘!”

    黑斗篷人眉梢微微一挑,看着这杯酒。有些惊讶。万年雾花酒极为珍贵,喝下去对武者修为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他受之有愧的【武极天下】说道:“侯爷,属下办事不利,五年前暗杀林安失败。让侯爷陷入危险之中。后来外逃五年。现在才回来,实在没脸喝侯爷的【武极天下】酒。”

    周煜天哈哈大笑起来,“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。五年前让你暗杀林安,你失败不是【武极天下】你的【武极天下】错,而是【武极天下】我对林安估计不足,没想到他背后竟然有神海强者暗中保护。虽然你行动失败,还险些暴露,但毕竟让我知道了林安的【武极天下】深浅,还好当时他在历练中失踪,我派遣银甲军团去找他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忍住了没动手,否则通guò银甲军团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人多眼杂,必然被那个神秘的【武极天下】存zài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煜天侯说到这里,冷哼一声,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“谢侯爷恕罪。”黑斗篷人说着,将万年雾花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周煜天满意的【武极天下】笑了笑,“这次让你办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回侯爷,属下前往圣魔大陆,已经成功找到当年与林铭有仇的【武极天下】血杀原原主一脉……属下在圣魔大陆明察暗访,已经确认,两百多年前,原任血杀原原主被林铭杀死,后来林铭成就十二翼天魔,自立为新原主,并在很多监察长老身上种下奴印,控zhì了血杀原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原任血杀原原主一脉便开始了逃亡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在林铭走后,他们又暗中发展起来,现在具有极大的【武极天下】势力,因为他们家族跟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仇,他们愿意跟我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黑斗篷人说话间,递出一块令牌,“侯爷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属下取得的【武极天下】传音印记,属下已经沟通好,通guò这印记,就能找到血杀原原主一脉的【武极天下】负责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周煜天满意的【武极天下】点了点头,他将令牌接过来,神识一扫,果然没错。

    “侯爷神机妙算,想必在差遣属下去血杀原的【武极天下】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该怎么做了吧,那个人的【武极天下】父母,实在碍事,侯爷是【武极天下】打算将这两个老家伙……”黑斗篷人做出一个抹脖子的【武极天下】手势。

    虽然林铭已经飞升两百多年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提起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名讳,这些人还是【武极天下】非常忌讳,所以只会用“那个人”来代替。

    周煜天眉头一皱,冷声道:“我怎么可能动他们两个,这两个老家伙如果出了意外,那个人查下来的【武极天下】话,我必死无葬身之地!不过没关系,他们两个老不死的【武极天下】糊里糊涂的【武极天下】,就算让他们活着,大权也能落入我的【武极天下】手中!至于他们亲生的【武极天下】那个二皇子,根本不成器,不足为惧,只是【武极天下】那个林安太得宠了,我担心这两个老家伙待林安成长起来,会分给他太多的【武极天下】权力,现在林安不知怎么的【武极天下】,越来越展露锋芒,必须要除掉他了……可偏偏不知道谁在林安背后保护他,真是【武极天下】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侯爷英明,必须在这个林安成长起来之前杀了他,到时候,那个人就算从神域回来,也肯定不会为父母的【武极天下】一个养子而大动干戈,等过了一两千年,那个人的【武极天下】父母老死,让林萍公主手掌大权,到时这朱雀神国的【武极天下】天下,还不就等于是【武极天下】侯爷的【武极天下】了!”

    黑斗篷人笑着恭维,周煜天也大笑起来,而就在这时,黑斗篷人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体突然剧烈的【武极天下】抽搐起来,他抓着桌子,双目深陷,感觉全身剧痛,有一股阴毒的【武极天下】力量,侵入他全身经脉,腐蚀骨髓!

    他看向自己饮过的【武极天下】青铜酒盏,而后,他不可置信的【武极天下】看着眼前的【武极天下】周煜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黑斗篷人嘴角冒出了黑血,嘴唇苍白如纸,全身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刚才他喝下的【武极天下】酒,有毒!

    周煜天镇定自若,他漠然的【武极天下】看着这黑斗篷人,缓声说道:“用蚀日宝血,神魔草,蟠龙花等七种天材地宝调制出来的【武极天下】七绝毒,无色无味,珍贵至极,再加上我所修的【武极天下】毒系法则支持,融入万年雾花酒中,你喝下之后。就会功力尽失,慢慢精元耗尽而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黑斗篷人咬着牙,怨毒的【武极天下】盯着周煜天,目眦欲裂,他身上的【武极天下】黑斗篷已经被他撕裂开来,露出一个精瘦的【武极天下】男子脸庞,他面色死灰,全身不断的【武极天下】颤抖着。

    周煜天慢慢的【武极天下】抽出须弥戒中的【武极天下】长剑,嗤笑的【武极天下】看了黑斗篷人一眼,“你跟了我这么久。怎么还会问这么愚蠢的【武极天下】问题?你知道的【武极天下】太多了。现在林安身边有个神秘的【武极天下】强者在,他说不定有办法找到你,一旦如此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五年前。你暗杀林安失败。我没有杀你。让你去圣魔大陆避风头,那是【武极天下】因为还有事要你办,现在你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都办完了。再留你性命,就会将我置身于险地,十分不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大事者,必心狠手辣。我虽然有把握直接正面杀死你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却会引起太大的【武极天下】动静,用价值连城的【武极天下】七绝毒和万年雾花酒做你的【武极天下】陪葬品,你也该死而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怨我。”

    周煜天说着,一剑向黑斗篷人刺来!

    在黑斗篷人功力尽失的【武极天下】情况下,这一剑已经是【武极天下】必杀,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黑斗篷人绝望而怨毒的【武极天下】看着这一剑,等待着死亡,然而在这一刹那,预想中的【武极天下】死亡并没有到来,周煜天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体,突然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剑,仿佛被浇铸在了虚空之中,完全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谁!?”

    周煜天大惊失色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密室,有重重阵法守护,绝对不该有人,能无声无息的【武极天下】潜入这里,除非对方的【武极天下】实力,已经到了他不可理解的【武极天下】境界了!

    难道,是【武极天下】那个暗中保护林安的【武极天下】绝世强者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煜天的【武极天下】背后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周煜天面前的【武极天下】虚空突然震颤起来,一双如白玉一般精致的【武极天下】手,从虚空中伸出,如同撕开薄纸一样将这片虚空撕开了。

    而后,一个身穿锦衣的【武极天下】青年,缓步从虚空中踏出,这青年剑眉星目,十八九岁,他正是【武极天下】第一世的【武极天下】林铭。

    而看到这张脸,周煜天简直如同见了鬼一般,他眼睛中全都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可置信的【武极天下】神色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,林安!?”

    他无法相信,能够直接定位到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密室,能够随手撕裂虚空瞬移,无视任何阵法,而且还能轻yì的【武极天下】监视他的【武极天下】所有谈话,这等手段,就算神海后期强者,也绝不可能拥有!

    而这一qiē,竟然发生在林安的【武极天下】身上,他只是【武极天下】一个二十岁的【武极天下】毛小子!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之前一剑劈杀离火蜈蚣的【武极天下】,不是【武极天下】暗中保护林安的【武极天下】神海强者,而根本是【武极天下】林安本人!?

    周煜天感到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世界观在一瞬间被彻底颠覆了,“你……你到底是【武极天下】谁!?”

    周煜天不相信,一个二十岁的【武极天下】毛小子能有这种手段!

    林铭冷笑,“你倒是【武极天下】能耐,虽说天衍大陆和圣魔大陆现在已经联通了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毕竟两个大陆相隔太远,彼此间交流还是【武极天下】不多,你却能连我曾经去过血杀原,而且杀死了原任血杀原原主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都能查到,手段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你这个下属,在暗杀我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败露后逃离天衍大陆,联合血杀原原主一脉的【武极天下】余孽,颠覆朱雀神国的【武极天下】政权么?一石二鸟之计,想法也不错,而且手段够狠,倒是【武极天下】让我想起了两百多年前的【武极天下】阳云,可惜,你不是【武极天下】阳云,你比他差得远……”

    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话语,不紧不慢,然而落在周煜天耳中,却如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尤其那一句“连我曾经去过血杀原,而且杀死了原任血杀原原主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都能查到”,让周煜天全身冰寒,如此口气,这哪里是【武极天下】林安,这分明就是【武极天下】林铭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煜天全身颤抖,吓破了胆,哪怕他野心极大,手段又狠,但是【武极天下】在那个传说人物的【武极天下】面前,他却没有半点面对他的【武极天下】勇气。

    现在直视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眼神,他近乎要崩溃了!

    是【武极天下】了,也只有那个人,能有如此手段,自己竟然还想着暗杀他,不是【武极天下】自寻死路么!?

    可是【武极天下】为什么,那个人会从神域回归,变成一个婴儿,再慢慢长大?

    周煜天无法理解,而这时候,他已经停止思考了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精神力,如同一根尖锥一般,直接刺入了周煜天的【武极天下】魂海。

    “你是【武极天下】我二妹的【武极天下】丈夫,我真不想杀你,可你想利用我父母的【武极天下】善良,对他二老不利,触及了我的【武极天下】底线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林铭说话间,他的【武极天下】精神如同尖锥一般,在周煜天魂海中来回穿刺,每一次穿刺,都剧痛无比,那是【武极天下】撕裂灵魂的【武极天下】痛苦,周煜天双目突出,嘴巴如同死鱼一样的【武极天下】张开。

    他想嘶叫,却根本叫不出来,他掐着自己的【武极天下】脖子,想要把自己掐死,由此可见,他此时正承受多大的【武极天下】痛苦了。

    足足持续了十息的【武极天下】时间,周煜天才断气,他像死狗一样摔在了地上,而在他一旁,黑斗篷人早已经看得亡魂皆冒了。

    林安,竟然就是【武极天下】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他嘴唇哆嗦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林铭取出魔方来,直接抽取了周煜天的【武极天下】记忆,一瞬间,所有关于周煜天谋反的【武极天下】计划都被林铭获取了,而且,周煜天也留下了为谋反所准备的【武极天下】资料和器物,这些东西,都被周煜天藏在一个极为隐秘的【武极天下】地方,现在,可以作为周煜天谋反的【武极天下】证据。

    何况这时候,还有一个人证。

    林铭屈指一弹,一道灵光射入黑斗篷人的【武极天下】精神之海,这是【武极天下】一道奴印。

    有了这道奴印,林铭就不担心这个黑斗篷人泄露秘密了。

    林铭冷漠的【武极天下】说道:“给你三天寿命,让你指证周煜天,之后,我让你死个痛快,你的【武极天下】家庭、后人,不会被牵连,反而会被妥善安置。”

    那个斗篷人跪在了地上,面对林铭,他压力太大了,林铭的【武极天下】意志,他根本无法违逆。

    林铭说话间,身影再度消失,几息之后,他重新出现,他刚才取来了周煜天所有谋反的【武极天下】证据,而后,他差使黑斗篷人,去林小东那里自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一夜,朱雀神国帝都风起云涌,街道被戒严,精兵军团和实力高强的【武极天下】武者将煜天侯府包围了,所有的【武极天下】侯府人员都被控zhì,审查。

    煜天侯的【武极天下】尸体被从密室中找到,而所有他谋反的【武极天下】证据,都被林小东收缴。

    关于煜天侯在五年前刺杀林安的【武极天下】事情也水落石出,那离火蜈蚣,还有两个死去的【武极天下】老师,都被黑斗篷人一五一十的【武极天下】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帝都中发生的【武极天下】一qiē,都被司徒明月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原来,那时候妄图谋杀林安的【武极天下】人,竟然是【武极天下】煜天侯……他如此人物,谋杀林安一个纨绔,结果不但谋杀失败了,时隔五年之后,他自己也搭进去了……

    (4000字)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← 章节目录 →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